隐、

2019-12-07 17:12 | 作者:墨竹语轩 | 名扬散文首发

生命的最深的地方,藏着另一个自己。

她哭泣,伤感,自卑。她微笑,安静,颔首。

温一壶酒,却又等候着热度散去,再独自一饮而尽。时而疯狂,时而温婉。

我把她藏得很深,很深:孟褚痪洳蝗趟党龅氖难,如此矜持到顽固的隐藏,仿佛总是带着灰色的情调,把自己封固在碧色的湖心,一块翡翠似的湖。这个晚,秋风吹起。窗外雾散,落下水。远天,还响着闷雷。想写的故事,草草有了结局。却难以下笔。在虚构与真实之间,在想象与回忆之间,文字显得无力而苍白。

也许,我们同幸福总是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那些不曾发生的忧伤快乐,因为遥远而圣神纯洁,令我不敢触碰。如蝉的开口,就是错。深深着,聂鲁达的那首诗:我喜欢你是寂静的,仿佛你消失了一样。你从远处聆听我,我的声音却无法企及你。

适合在秋天,用心反复默读这样的诗句……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