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江南里的花开

2020-02-18 16:18 | 作者:花开微微 | 名扬散文首发

今年的天刚开始的时候,坐在上海死寂的冷里读文章,刚好看到一个名家的作品,极赞江南春天,最让人忍受不了的是,还把我们北方的春贬的乌七八糟,气的我当时跳起来就想跟他理论一通。记得家里的春来的特别大张旗鼓,立春的时辰一到,迎面立马吹来一股暖风,大不同于天的冰冷,就算会回寒,但是那风里分明已经充满了生气,再也不会让人畏畏缩缩!上海的春却不一样,似乎都“春”了好久了,但是春却还没醒来,跟冬天的冰冷没什么区别。所以我一直跟同学这样抱怨着,对这里的春打心底里不满。

直到,满校园的葱葱郁郁突然的挤进眼睛,春让你猝不及防的全军而至!

那时,突然的见识了江南春景的美!到处红红绿绿,没有一处肯拖后腿,那青翠美丽的颜色熙熙攘攘的,像要把整个空间都快挤爆了!这个时候家乡应该还只是害羞的点点春绿才初绽吧。这样说似乎还不能说出那一时景色的繁华,但是我要怎么才能说出那样的繁华呢?才华不够!词语也不够!那样的美我真的描述不出!怎么说出那片粉色桃林在灰色建筑的衬托下,哪个角度看都像仙境呢?怎么说出满树盛开的花朵在绿叶掩衬下的清新脱俗呢?怎么说出单单是一片绿绿的草坪就绿的生气盎然,别有生命的活力呢?又怎么样才能说出那汪美丽的湖水上浮浮沉沉自在轻啼的白鹅呢?就连路中间那一年四季都仰着那张脸的小花此刻也是笑意满面,与以往大不一样!那片灰色的复古建筑配上这么生气的春天,有的时候真的怀疑自己不小心掉进了仙境,江南春天的美,名不虚传!

其实,让我现在想起那片美丽春天的还是因为,这两天突然看见大丛的分不清是草是木的“树”开起了白白的花,师兄说这就是栀子花!那花开的很简单,只有不大的两层,但是白的很清高脱俗,冷艳宁静!今天撑着伞轻轻的把鼻子凑到花前,偷香!那股香也清奇的很!

原来看过一篇文章说江南的烟,似乎让人想起了前世的遗忘,又在烟雨里不停的寻找。可是,我再也没有那么多的愁和感,我没有余光中那千伞万伞隔断的乡愁,也没有那撑一把伞也躲不过淅沥雨季的凄惶。我只看见了江南烟雨里的美丽,看见了光华的柔和淡然!

原来总是把生活弄的很糟,现在反而想慢慢的,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的过生活,想栀子花那样淡淡的静,那样从容的自我!这不是消极,而是一种淡定从容的生活态度,再加上史铁生的那句诗:“听那光阴恒久,在也无终,行也无极,陌路之魂皆可以相期!闭庋钭,多美!

(写于2011年6月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