浦江儿女天山情(第八章58)

2019-06-17 11:18 | 作者:王龙生 | 名扬散文首发

(五十八)骑马趣事

在中鼎豪园新居客厅的电视柜上,安放着一匹铜马,那是新疆一家电视台台庆时赠送的纪念品,多年来一直珍藏在家里。每晚看电视时,总要情不自禁地瞅它一眼。我十分喜这只铜马,不仅因为它造型美观,工艺精巧,更重要的是一看到它,常;回想起骑马的趣事。

七十年代刚调到新疆人民广播电台伊犁记者站不久,有一次去兵团农四师边境团场采访。团场宣教股长倪九龙是我中学时代的同窗好友,六十年代一起从上海支边进疆,分配在农四师工程处,他在运输队,我在木工厂。两年后先后调到处机关,而且同住一个宿舍。友情之深可想而知。久别重逢,喜出望外,除设家宴热情招待外,还和一位宣传干事一起陪同我下基层采访。

那年代农村牧区、团场连队交通工具主要靠马车。记者下乡采访坐马车是家常便饭,不足为奇。我原以为这次肯定少不了坐马车。没想到九龙和宣传干事小胡牵来三匹马,让我和他们一起骑马去连队。

九龙将一匹胸宽臀圆、矫健壮实的高头大马牵到跟前,对我说:“这匹马比较老实,不欺生,你就骑这匹马吧!”生平第一次骑马,又惊又喜,又有点胆怯。我鼓起勇气,蹬上马背,自信地说:“走吧,没问题!

九龙在前面带路,我居中,小胡随后压阵。三匹马驮着我们在冰天地的田野里轻快地小跑起来,喷着鼻息,四蹄发出有节奏的嚓嚓声。马儿越跑越快,随着骏马奔驰,我豪兴顿起,不再胆怯,在颠簸的马背上感受跃马飞驰的痛快舒畅!原来骑马并不难,也不可怕。

正当我得意忘形、马不停蹄、一路狂奔时,一不留神从马背上栽了下来,摔倒在雪地里。那匹老实忠厚的马很快在前面停住,低垂着脖颈,一副歉疚的神态。小胡策马赶来,见我摔倒在雪地上,立即勒住马缰,翻身下马,关切地问:“摔伤了没有?”我一骨碌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雪,轻松地说:“没事,没事!敝匦驴缟下,和小胡一起策马飞奔,追赶九龙。事后真有点后怕,要不是天寒冷,穿得厚实,地上有积雪,恐怕摔惨了。

在伊犁当了十多年驻站记者,大多数时间在农村牧区采访,少不了骑马赶路。有一次在巩乃斯草原上骑马去一处放牧点采访,返回驻地时翻译迷了路。眼看夕阳西下,我们心急如焚,忐忑不安,不知该往哪里走。只好放开缰绳,听马摆布,由它自由奔跑。

没想到老马识途,终於把我们带回了驻地。我从马背上跳下来,双手抚摸着马的脖颈,闻着热烘烘的马汗味,感激之情油然而生。我恋恋不舍地告别老马,跟着翻译走进牧场招待所。躺在硬木板床上,屁股隐隐作疼,久久不能入睡。心想,要不是老马识途,恐怕要在那茫:的辽阔草原上转游一夜呢!

伊犁马是“天马”的后代,品种优良,额宽鼻直,胸阔蹄坚,耳聪目明,清秀灵活,体格健壮,奔驰如飞。难怪新疆有一首民歌唱道:“骑马要骑伊犁马”,看来是有些依据的。

如今,退休回沪定居五年多了,生活在繁华大都市,别说骑马,连马的影子也很难见到了。我想,以后如有机会去伊犁,一定要到巩乃斯草原上看看那些可爱又可亲的伊犁马。若能再骑一回马,拍上几张彩照,留作永久纪念,那该多好!

2010年3月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