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壁老王(一)

2019-11-22 14:55 | 作者:巨石 | 名扬散文首发

老王和老张住隔壁,是几十年的老邻居。退休没事,串串门,磨磨牙,古今中外的胡谝。有一天,隔壁老王来串门,碰见老张正在捣鼓一堆外币。

老王吃惊地说:“好家伙发财了!哪来这么多美元?”老张说:“不是美元,是秘鲁币,儿子单位发的工资!

老王说:“值老钱了吧!”

老张说:“不值钱,人民币和秘鲁币兑换汇率是1:3!

老张算说算整理,准备收拾起来。老王抢来一张仔细看了看,外币上有个外国人头,全是外文看不懂,就能认识几个阿拉伯数字,面额一千元。

老张儿子在深圳一家外企上班,几年不回来一次,至于在啥企业干啥工作,老王不是很清楚。

老王说:“儿子出息了,挣回来秘鲁币了。我又不借你的,看把你吓的赶紧藏起来!

话说到这里,老张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没有接话,而是岔开话题,老张也很识趣,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,两人就聊别的了。但是老张却记住了那张纸币的模样,尤其是那个外国人头。

有一天,隔壁老王理发完毕,从理发馆出来,点了一根烟,在大街上闲走,准备溜达一圈:竺娓侠匆荒吧,操着南方口音说:“老伯,请问水利局在哪儿?”

老王打量了陌生人一番,四十岁左右,个子不高,身上挎了个包,是个问路的,老王便说:“不远,前面十字路口左拐,下个十字右拐就到了!

南方人说:“不远是多远?”老王说:“五六百米吧!”

南方人说:“老伯,左拐右拐的,你领我去好不好?我是南方来的,人生地不熟!北咚当咛统鲅毯,递给老王一根烟,生怕不答应。看南方人很诚恳样子,老王接过烟说:“跟我走吧”。南方人给老王点了烟,给自己也点了一根。两人抽着烟,边走边闲聊。

南方人说:“大伯,你退休了吗?”老王说:“退休好几年了!

南方人说:“你显得好年轻啊,看不出来。老伯,水利局有个李全友,你认识不?”

抽了几口烟,老王话也多了,说:“干啥的?我不认识!

南方人说:“他是我父亲的战友,从部队转业后在你们县上水利局工作!

老王说:“你父亲的战友,你认识他不?

南方人说:“我们没有见过面,父亲经常说起他!

老王说:“你不认识他,找他干嘛呢?”

南方人说:“我是开大车,跑长途运输的,在你们县境内的312国道上出了车祸,想找李叔帮帮忙!

老王打破砂锅问到底:“车祸伤人了吗?”南方人说:“撞了个女的,人已经住院了,家人扣了我的车,我来找李叔帮我想想办法!崩贤跛:“他能帮你想啥办法?人家肯定要钱呢!”

两人边走边聊,老王抬头一看,已经到水利局门口了。便给南方人说:“这就是水利局!

南方人朝院子里望了望,从院子走出来一个人,戴了一副墨眼镜。就求老王说:“老伯,你帮我问问这个戴眼镜的认识李全友不。我怕他听不懂我的口音!

老王默认了南方人请求。等眼镜走出大门口,老王上前说:“问你个事,水利局是不是有个李全友?”

眼镜操着本地话,说:“李全友是我局长,今天礼拜天,局长在家休息呢!

老王这才想起来,今天礼拜天。南方人对老王说:“老伯,你问李叔家在哪里?”

没等老王问,眼镜指了指斜对面一栋红楼说:“他家就在那栋红楼上,一单元六楼西边!

南方人对眼镜说:“麻烦你带我去吧,我是从外地来的,人生地不熟!

眼镜不屑一顾地说:“我有事呢!彼低晖芬膊换鼐妥呖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